六月唯一的日记。

转眼就到了6月的最后一天。

所谓岁月,就是眼看着台历越来越薄。

半年已经给翻了过去。

 

整个6月,这是唯一一篇日记。

日子过得飞快却百无聊赖。

生日那天也没有留下什么文字来记录。

整个6月,感觉被自己的生活抛弃了。

原本清晰的生活方向渐渐模糊。

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闷热的夏天傍晚,8点多的天空还是微亮的深蓝色。

窗外热闹的街道逐渐安静。

洗过澡,躺在窗边晾干头发。

吹着终于凉快下来的晚风,看着窗外发呆。

入睡前,歪在床上看书,窗外响起沙沙的雨声。

看完了村上春树的《斯普特尼克恋人》。

这本长篇一直没舍得看,一旦翻看只用两个晚上便看完了。

阖上书,心中难过。

心爱的人凭空消失,未留下只字片语。

留下的只有说不出的孤单和遗憾。

 

突然想写些什么,才发觉,已经很久没写字了。

也就是说,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想想眼下的生活。

总是忙忙叨叨过了一天又是一天,好像总是来不及去想。

翻翻手记,这个6月,都是些无所谓的小事。

 

6月,北京的蓝天白云美得像大理。

通透的蓝和大朵的云。

祈祷这样像大理的夏天,可以过得慢些再慢些。

 

6月,北京的雨水比往年多。

连续几天,在天黑前都会下场雷阵雨。

最喜欢的是雨后突然放晴的傍晚天空。

赶上一场短时大暴雨,第一次被浇的如此透彻。

但下雨总是让人开心的,听雨读书或入睡更是美好。

 

6月,开车去乌兰不统乡草原。

和公司同事,看辽阔草原和马群。

又一次提醒自己,世上无不散之筵席。

对任何感情都不应有所依赖。

有时尽情享受,别时潇洒挥手。

 

6月,我们的生日。

却都是意外的跟小河马在一起过。

吃晚饭,吃长寿面,切蛋糕,许愿,看电影。

我的35岁生日。

 

6月,天越来越热,很少在家开火炒菜。

晚饭大多是买回新鲜的油麦菜、生菜、小萝卜、青椒、黄瓜,蘸豆瓣酱吃。

或者买卤制的豆皮切丝和海带丝一起拌成酸辣口的凉菜吃。

 

6月,书单。

《萨哈林旅行记》《神的孩子全跳舞》《斯普尼特恋人》,已读完。

在看《重庆往事》《鱼羊野史3》。

 

6月,经历了开心的事,不开心的事。

伤心的事。烦恼的事。

6月,闹心的事情如此之多。

只想在把心静下来,慢慢做自己的事情。

其他的那些,不要再想了。

 

这些,就是我整个6月里,能想起来的琐事。

除此,再无其他。

一切平常无味,平淡如水。

3 thoughts on “六月唯一的日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