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淡。

11月以来的大理,阳光普照、温暖如春。

阳光安抚了身心的每个角落。

雨季带给身体的湿冷和心理的阴郁被和煦的阳光清扫的干净温爽。

11月第1天。

下关泰兴市场采购:羊排、羊腿30元/斤。黄牛肉30元/斤。以及曹大人的牛碎肉5元/斤。

沃尔玛采购:面粉(吃的越来越快了呀)、老抽、酱豆腐、橄榄菜、美乐辣椒酱。

花椒、大料、粉条、粉丝、盐。方便面、饼干、薯片。卷纸、抽纸、消毒液、湿纸巾。

下午做家务。

逐个拆去外包装和塑料膜,集中起来扔掉。

调料放进橱柜,酱料收进冰箱。

羊排、羊腿、牛肉分好装袋,收进冷冻室。

饼干薯片等放进零食筐——新买的鸟巢状竹筐。

给曹大人煮碎肉,晾凉,分袋装好,冰箱冷藏。

收叠洗好晒干的衣服和袜子。

准备做晚饭:羊蝎子,中火慢炖一个半小时的羊脊椎骨。出锅前加入青笋和土豆。

有点羊蝎子的味道,但仍旧吃的不过瘾。想念北京南城的羊蝎子。

这样忙忙碌碌了一整天。

11月的第1天,就这么过去了。

 

11月第2天。

早晨6点半醒来,睡不着。

躺到8点钟,阳光透过窗户,明晃晃的印在墙上。

起来洗漱,烧水泡茶,拿着趣多多饼干,钻进被窝。

在被子上铺好餐布,喝茶啃饼干,继续看《海边的卡夫卡》。

 

想起刚到大理的头半个月,每天都是兴奋的。

早晨7点就醒来,醒来就立刻起床,带着曹大人出去玩,迫不及待开始新的一天。

还在土坡上看过一次日出,后来就越起越晚。

所以很久没有这么早醒来,头脑还是清醒的了。

屋外只有鸟鸣和鸡叫声,一如刚来时,大理清晨给我的印象。

9点,旁边的工地开工。很吵,只好起床。

 

每天时候一到天就亮,但那里已不是昨天的世界,那里的你也不是昨天的你。

——《海边的卡夫卡》

11月第3天。

周末是大扫除的日子。

下午给厨房做彻底清洁。拿出冰箱里的食物,该扔的扔掉。该清洗的洗干净。

冰箱的储物盒也拿出来刷干净,再拿到阳光下晒干。

洗碗池里里外外用钢丝球刷去污点。

锅盖也用钢丝球刮干净油渍。碗柜里重新规整。

用搓板洗干净所有抹布,擦灶台的,擦桌子的,擦手的。晾晒在阳光下。

 

雨季结束后,恢复了傍晚给院子浇水的工作。

山茶花含苞待放,月季、杜鹃、蔷薇开得正好。

渐变的银杏叶子,让我看到了时间的模样。

粉的花朵,蓝的天空,黄的落叶,大自然的颜色恰到好处。

拔去正在枯萎的野草野花,扫去枯枝落叶。

夏日里茂盛的院子正在一点点消瘦下去,变得清爽利索起来。

 

摘了两枚已经变黄的橘子,跟虫子分吃,不甜微酸,不好吃。

做完这些,烧壶水,泡杯茶。开始写日记。

泡一杯好的茉莉花茶,满屋子都是茶香味。

另外周末不工作,写完日记余下的时间都用来看《海边的卡夫卡》。

 

11月第5天。

整理书柜,挑出11月想看的书:

安妮宝贝《莲花》,关于行走墨脱。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关于15岁少年离家出走。

还有村上春树的最新小说《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也迫不及待的想看。

漫画小说《鼠族》,关于犹太幸存者在二战中的幸存经历。

需要扫尾的是《瓦尔登湖》和汪曾祺的《人间草木》。

 

11月的第6天。

下午茶,削苹果吃。

一边听James Blunt的新歌,一边吃苏打饼干,喝茉莉花茶。

许久没有听到这样打动人心的旋律。

一听到“crumbling inside”,就有眼泪从心头涌上眼眶。

音乐和回忆一样,都是神奇的东西。

回忆会从内侧温暖你的身体,同时又从内侧剧烈切割你的身体。

——《海边的卡夫卡》

把藤椅搬到还有阳光的地方,让太阳的余温温暖后背。

当太阳落到苍山的背面,给山顶的云镶上金边时,看完了这一遍的《海边的卡夫卡》。

仰起头,放松脖子和眼睛。

映入眼里的是毫无杂质的蓝色天空。

一只飞鸟舒展开翅膀从空中滑过。

确是滑过的,没见到翅膀煽动一下,直到滑出视线。

没有了太阳的大理,温度立刻下降,山风也随之而来。

起身准备去做晚饭,邻居家传来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吃过两顿羊蝎子后,身体开始抗议,上火。

近几天的晚饭都以清淡的食材为主。

冬瓜粉丝汤、素什锦锅、烧豆腐、炒大青菜等。

 

好像11月以来的日子过得比以前更加清清淡淡。

清淡的空气,清淡的心情,清淡的朝朝暮暮。

这样日复一日,按部就班的生活,很难不清淡吧。

也可能是因为摆脱了沉重的雨季,人和心都跟着轻松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不单调的东西让人很快厌倦,不让人厌倦的大多是单调的东西。

——《海边的卡夫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