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唯一的日记。

转眼就到了6月的最后一天。

所谓岁月,就是眼看着台历越来越薄。

半年已经给翻了过去。

 

整个6月,这是唯一一篇日记。

日子过得飞快却百无聊赖。

生日那天也没有留下什么文字来记录。

整个6月,感觉被自己的生活抛弃了。

原本清晰的生活方向渐渐模糊。

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闷热的夏天傍晚,8点多的天空还是微亮的深蓝色。

窗外热闹的街道逐渐安静。

洗过澡,躺在窗边晾干头发。

吹着终于凉快下来的晚风,看着窗外发呆。

入睡前,歪在床上看书,窗外响起沙沙的雨声。

看完了村上春树的《斯普特尼克恋人》。

这本长篇一直没舍得看,一旦翻看只用两个晚上便看完了。

阖上书,心中难过。

心爱的人凭空消失,未留下只字片语。

留下的只有说不出的孤单和遗憾。

 

突然想写些什么,才发觉,已经很久没写字了。

也就是说,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想想眼下的生活。

总是忙忙叨叨过了一天又是一天,好像总是来不及去想。

翻翻手记,这个6月,都是些无所谓的小事。

 

6月,北京的蓝天白云美得像大理。

通透的蓝和大朵的云。

祈祷这样像大理的夏天,可以过得慢些再慢些。

 

6月,北京的雨水比往年多。

连续几天,在天黑前都会下场雷阵雨。

最喜欢的是雨后突然放晴的傍晚天空。

赶上一场短时大暴雨,第一次被浇的如此透彻。

但下雨总是让人开心的,听雨读书或入睡更是美好。

 

6月,开车去乌兰不统乡草原。

和公司同事,看辽阔草原和马群。

又一次提醒自己,世上无不散之筵席。

对任何感情都不应有所依赖。

有时尽情享受,别时潇洒挥手。

 

6月,我们的生日。

却都是意外的跟小河马在一起过。

吃晚饭,吃长寿面,切蛋糕,许愿,看电影。

我的35岁生日。

 

6月,天越来越热,很少在家开火炒菜。

晚饭大多是买回新鲜的油麦菜、生菜、小萝卜、青椒、黄瓜,蘸豆瓣酱吃。

或者买卤制的豆皮切丝和海带丝一起拌成酸辣口的凉菜吃。

 

6月,书单。

《萨哈林旅行记》《神的孩子全跳舞》《斯普尼特恋人》,已读完。

在看《重庆往事》《鱼羊野史3》。

 

6月,经历了开心的事,不开心的事。

伤心的事。烦恼的事。

6月,闹心的事情如此之多。

只想在把心静下来,慢慢做自己的事情。

其他的那些,不要再想了。

 

这些,就是我整个6月里,能想起来的琐事。

除此,再无其他。

一切平常无味,平淡如水。

难得清静。

没有男人和女人,没有朋友和同事。

没有烟和咖啡,没有音乐和电话。

没有牵挂与担忧。

只有独自一个人,一间屋子,一个窗户。

只有书本和笔,只有茶和清水。

只有轻松和自在。

不用说话。专心思考。

难得的清静。

 

梳理要做的事,记录已做的事。

皆用钢笔仔细写在本子上。

一个本子专门用来记录做过的菜和菜谱。

同时研究春季食谱,该吃些什么应季的果蔬。

豆苗或茼蒿,鱼肉或豆腐。

清淡的饮食,帮助身心皆无负担。

亲力亲为生活中的每一件事。

挑选健康的食材,花时间下厨,和家人一起吃饭。

做家务,付出劳动,让家里一点点变的整洁和舒服。

盘腿坐在沙发上,慢慢剥一小罐核桃。

时间还是要如此,浪费在这些过日子的小事情上。

日子还是要如此,一步一步扎实的走过。

 

搬家后,旅行归来。

琐事积压,乱如麻团,缠绕心头。

那天虽是惊蛰雷动之日,却难得有了清静独处的时光。

仔细梳理每一件要做的小事,用钢笔写在日记本上。

购物,约友人,家事,工作的事……

完成一件就划去一笔。如此,心中乱麻慢慢解散。

长舒口气,望向窗外。早春的阳光,被雾霾笼罩。

心情仍旧愉悦,笑容挂在嘴边,只因内心觉得充实而平静。

不再觉得一日日是在凑合和浪费,对得起这每一寸时光了。

 

周末都猫在家里,打扫和看书,做简单晚餐。

煮小米粥,蒜香龙利鱼,醋烧西葫芦,木耳小油菜。

3月,开始看奥威尔《一九八四》。

 

近两日在复习南怀瑾的《金刚经说什么》。

床头常放几本最近在看的书,看完一本收一本。

只有这本书,始终摆在床头。

家搬来搬去,也一直带在身边,能看到心里就踏实。

因为知道,生活不会总是无忧无虑。

因为在等待,那总是会来的烦恼。

心不静的时候,有心结的时候,都会翻开看看,曾经标注的句子。

有时也会用钢笔一遍遍写在本子里,直到心里逐渐安静。

 

“这个有缺陷的娑婆世界非常难堪忍,没有一样事情是圆满的。

也因为如此,这个娑婆世界上的众生才能够成佛。

只有生在娑婆世界,有苦有乐,有恶有善,各有一半,

才能够刺激你发生解脱的智慧,是成佛的捷路。”

 

知道烦恼无法彻底摆脱,只好“随时观察自己,观心。”

及时调整自己,暂时摆脱烦恼和欲望的束缚,

只希望,多几日平安无事,清清静静的日子,就好。

20150308

被风吹乱的日记。

【关于村上春树的书。】

 当我渴望那种如饥似渴地看一本书根本停不下来的感觉的时候,就会翻出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来看。无论是哪一本,都能马上让我重温到那种感觉。从去年开始每月一本的重读他的旧长篇小说,最早读过的几本有些情节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就像读一本他的全新小说。每一本都不胜怜爱,不舍得看完,却又停不下来。读完了所有长篇,打算再读短篇。几年前的印象是,村上春树的所有短篇都让我失望,完全没了长篇中的吸引力。几年过去了,希望我能够看出他短篇里的奥秘吧。

 每个月的书单里都会安排一本村上春树的书,只要有一本他的书还没有看完,就有一种让我时时刻刻都想找个地方坐下来赶紧继续看下去的吸引力,也是让我坚持阅读的最大动力。11月正好有本新出版的随笔《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是我看过的村上春树出版的随笔类书籍里最有意思的一本。话语幽默又有些值得记下来的句子。12月挑出的是《舞舞舞》,情节完全不记得,这可真是太好了!

 

【关于日记。】

每一天,我所能做的,就是像昨天一样去度过今天。

这句话一写出来,就觉得即悲哀又满足。

悲哀的是每一天都过的平淡无奇。满足的是,每一天都如此平淡真实。

矛盾的人类。

 

每一天都规规矩矩的在印有当天日期的空白页上写下日记。

其实每一天都过的大同小异。

不一样的无非是多一顿聚餐,买了什么东西,又或是天气有何变化。

今天降温了。今天下雨了。今天花了多少钱,看完了哪一本书。

周末有些小花样,早午餐吃了些什么,做了哪些家务,晚饭做了什么菜肴。

 

每次看着只写了半页的日记,都会想,这样的日记还有再写下去的必要吗?

细想下来,看似像是复制而来的每一天、每一件事,都并不让我厌烦。

至少,我仍旧期待着每一天的到来,重复着那些乐在其中的琐事。

 

日子亘古不变,长得没有尽头,雷同得毫无新意。

还要给自己找到“下一个目标”,才有借口把日子好好过下去。

眼下最大的期盼是明年2月的“京都三人游”。三个闺蜜的第一次远行。

眼不能停,脚也不能停。

如此,心才不会被禁锢在某个角落,才不会混沌的挨过一天是一天。

 

【关于天空】

大理的生活片段总会时不时突然闪现在眼前。

然后再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了吧,反正那段时光是再也回不去了。

回京后,我拒绝跟别人聊大理的生活,那本书再也不曾翻看。

回京后,对天空也失去了兴趣,也没什么可看。没有那样的云,没有那样的蓝。

当然蓝天也是有的。当这一天抬头有蓝天,背后有阳光,呼吸有清新空气的时候,便是幸福的可以写进日记的一天。

才会觉得生活虽平淡无奇,倒也挺好的。

日日蓝天我们反而不会珍惜,忘记了感恩和知足。

 

再也没有见过星星,月亮看到过几次。

最近一次看到月亮是上周五的晚上,在街上看到工人体育馆上空有半轮灰黄色的弦月。

像是挂错了地方,不是这个城市该有的景色。

月亮下面不是该有山和树林的吗?

可我只看到咆哮而过的汽车和在冬夜里穿行的人类。

 

人生要有出走,要有幻想,要有不切实际。

虽然最终的最终,都要趋于和回归平淡。

但,总要有所经历吧。

 

2014年还剩最后一个月了哦……

坚持的事。

时间一天天过去,

有时觉得它漫长难熬,

有时却又感到那么短促,

有时愉快幸福,有时又悲伤惆怅,

一天与一天不同,一日和一日有别,

仿佛一昼夜之间也有春夏秋冬之分。

——阿·巴巴耶娃

20141135

IKOCAFE停了半月,终于恢复。

日子平静而迅速的溜过,一不小心11月都过去了大半。

北京最美的秋天也已过去。

每天打开日记本,第一笔写下的就是日期。

在眼看着时间过去的间隙,总想写下点什么。尤其是容易让人消沉的冬天。

灰蒙的天,凋零的叶,枯瘦的树,寒冷的风,永远睡不醒的我。

APEC之后的天空依旧很蓝,北京的天蓝了这么久,想到这一点,居然觉得很满足。

 

立冬后开始刮大风,冬夜的风声让家里更加安全和温暖。

立冬后开始失眠,每晚都在三点睡去。也是因为APEC假期,日常规律被打乱了。

睡不着的时候就会想以前的日子,以前遇到过的人和事。

再想以后的日子要如何度过,做些什么。

 

APEC假期,看完一本书,做了两顿饭。

给家里大扫除,为工作置办新衣服和包包。

刚回来北京的时候清理了一堆衣物,刚腾空的柜子日渐丰满。

以前觉得不需要的,重又珍惜起来。以前觉得很重要的,如今更加弥足珍贵。

整理搬回来的最后一箱书,书柜彻底饱和。

双十一买的一批新书,就摆在了办公室的书柜里。

 

给新办公室添置了绿色的沙发,白色的书柜和书桌。

书桌上又慢慢布置了四盆绿植,复古收音机,木制笔盘,日历牌,相框,地图。

还有水杯、咖啡杯、茶杯,烧水壶。

越来越像一间村上春树小说里描写的小小图书室了……

20141133

日子因为上班而变得单调和重复起来。

周一到周五,往返于四环的车河中。回家后写日记,吃饭,看几页书,睡觉。

周末的固定节目是打扫房间,做家务,做早午餐,看书。

在这样重复的日子里,我能做的是尽量留意和感受身边的微小美好,以及正在经历的一切。

那怕只是被阳光晃到的瞬间,只是捡到一枚好看落叶时的喜悦,只是看到黄昏落日时的片刻沉醉。

用做家务来排遣生活中的不顺心,用做饭来释放内心的情绪,用读书调整自己的心态。

该忧伤就去忧伤,该低落就去低落。如此对比,才能迎来开心和满足。

 

能晒到暖暖冬日阳光的周末,醒来能看到蓝色的天。

一起做早午餐。我煎鸡蛋,你磨咖啡。

躺在沙发上看一本喜欢的书,困了就睡,醒来喝几口水继续看。

整理书柜,给新书腾出空间。打扫出一个干净温馨的房间。

这些都是我力所能及去改变的地方。

是这些细碎的小事堆出了温暖静好的时光。

20141131

还是要找些事情,坚持下去的。

比如,每天手写日记。

比如,读书时写读书笔记。

比如,看到生词要查字典。

比如,去市场买菜,下厨做饭。

比如,留意节气的转变和天空的变化。

在这个城市生活,每天留出出固定的时间做喜欢和还在坚持的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这是唯一能提醒我,不要忘记原本和一直追求的东西,不要被日复一日的生活带走了刚找回的自己。

及时提醒和调整自己,努力去“不忘初心”。

 

11月书单,每本书的选择都有不同安排。

《传家-冬》图多字少,且厚重,适合利用在家的琐碎时间,插空阅读。

没有故事的连贯性,看到哪里都可以随时放下去做别的事情。

《美国十讲》也算厚的,适合在有大段空余时间时,静下心来慢慢读的书。

《刀锋》毛姆的长篇小说,轻薄,适合路上读的书。出门时带在身上也不累赘。

《逃离》由若干短篇小说组成。适合睡前读,读完一个短篇正好困了睡觉。

第二天睡前再拿起来读,又是一个新的故事。

《蒋勋说唐诗》如果时间富裕,也想在11月看的书。

如果11月里,能够看完这五本书,就算是没有虚度和遗憾了。

11月还在策划和准备春节的旅行,目的地是京都。

因此买了几本京都相关的书籍,还有充足的时间预热。

 

美好的都是留不住的。

就像留不住的青春岁月,留不住的美丽秋天,

留不住的那些再也回不去的美好的或是悲伤的时光。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

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

——王小波《黄金时代》

安顿下来。

上个周末的京城被雾霾笼罩。
因而家里的光线温柔又朦胧,望向窗外一片白茫,浓郁的深秋气氛。

上班后的第一个周末。
睡醒就惦记着朋友寄来的耶加雪菲咖啡豆。
开袋香味窜出,一定要现磨现喝。
翻出手工磨豆机,慢慢研磨豆子,再用手冲咖啡壶过滤,耐心等待一杯香香的咖啡。
在网上搜索“耶加雪菲”,是埃塞俄比亚一座小镇的名字。
古语里“耶加”(Yirga)的意思是“安顿下来”。

安顿下来,正如眼下。
回到北京,开始新的生活,慢慢安顿下来。
而安顿的日子一如既往,平淡清静,并无太大变化。

早午饭后,在弥漫着咖啡香的家里,开始每周例行的家务。
沙发布铺平,靠垫摆好。收集要洗的衣服塞进洗衣机。
没有阳光,不能晒被。在床上铺开,盖上床罩。
擦去柜子、桌面和地台上的灰尘,虫子给地面吸尘。
下午,喝过一碗热热的银耳雪梨羹,听着轻放的豆瓣电台。
写完日记,开始看书。十月的书单只有两本半。
半本没看完的《奇鸟行状录》,《一个人的草木诗经》和《梁》。

已经上班三天。
第一天早晨7点钟,被雷声吵醒,窗外是阴沉的天气,看着就冷。
有了富裕的时间在家做早餐吃,冲咖啡喝。
检查包包里要待的物品,化好淡妆。
一切收拾妥当,裹上新买的厚毛衫外套,抓起车钥匙。
就这样,开始了上班的日子。

照旧拥堵的四环路,依旧灰蒙蒙的天空。
一路开过熟悉的街道、路口,想起每天都跑在这条路上的日子。
心中并不难过,只是觉得日子飞快,有些怅然。
快乐的不快乐的,终究都会过去。
北京的日子也好,大理的日子也好,终究都会过去。
一天天,留下的,只有这些文字。

途中一辆与我同样的车子从旁边闪躲着疾驰而过。
看着小车远去的背影,好像是另一个人在看四年前的自己。
清清楚楚看到的是,从大理回来的我已不是从北京离开时的那个我。
时间和经历,伤害与被伤害,就是这样让人成长和变化的吧。
日子也就要在这样一复一日的上下班途中渐渐安顿下来了吧。

周末后的空气被大风刮得通透清凉,久违的蓝天,深秋的味道。
熬过拥堵的早高峰到达公司,一开门就被满屋的阳光照亮了心情。
明晃晃的阳光从朝南的窗户照进屋里,洒满一地。
中午时分,阳光会晒在背上、肩膀上。
望向窗外,就能看到马路傍边的街心公园。
里面绿树成荫,还有一汪人工湖水,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能享受到这样的阳光,这样清静的工作环境,已很满足。

北京的秋天,有雾霾也有蓝天,什么都好,都是岁月的样子。
都说人生是一场修行,那么这些组成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又何尝不是。
大到人生取舍、生活变化,小到待人接物,日复一日。

深秋的北京,日头落下的越来越早。
回家的路上已看不到落日,只剩粉红色余晖,映衬着西山的轮廓。
安顿下来吧,在这个美丽的十月黄昏。
希望可以:
修行于市,安乐于静,不争不显,不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