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小记。书摘。

处暑那天,想给家里做些改变,找找“焕然一新”的感觉。

于是这一天就做了一件事——换窗帘。

 

步骤一:去大理前从宜家买的窗帘,带去大理没用,又带了回来。

步骤二:新窗帘原来是两片竖长的布,挂上去可以直接拖到地面的那种。而我家卧室需要的是两片短窗帘。要改造一下:把原配的挂绳拆下来,再缝好被拆开的边。

步骤三:把拆下来的8个挂绳等距地重新缝在窗帘侧边(长的那边)。竖版窗帘变成横版,挂在卧室的两扇窗上正正好。

步骤四:拆下深色的旧窗帘和吊环。

步骤五:挂上改好的浅色窗帘。卧室气氛立刻轻盈舒爽起来。

步骤六:旧窗帘洗净晾干叠好收起。

 

所以,从吃过午饭,到睡前,这一整天,就只做了这一件事。

坐在沙发上,小心拆下挂绳,再慢慢比对着缝上去。

一针一线看似枯燥,却有凝神静心之功效。

不贪心想着做更多的事,只把眼下这一件事做好。

焕然一新的是窗帘,是卧室的气氛,也是自己的心情。

临睡前,北京的夜空开始电闪雷鸣,下起大雨。

趴在窗户边上盯着深蓝色的夜空看闪电,想拍下来却总是失败。

雨后,屋里变凉。睡觉时薄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第二天睡醒,睁眼就看到新换上的窗帘,柔和的光线透过窗帘照进卧室。

拉开窗帘,再躺倒在床上,可以看到通透的蓝天白云,楼群身后的西山。

“四时俱可喜,最好新秋时。”喜欢的季节正在到来。

 

八月接近尾声,计划的书单读完了。

摘抄《蒋勋说文学——从唐代散文到现代文学》喜欢的句子。

 

  • 文学唯一的好处就是让我们在生活里可以多点儿看事情的角度。多一个角度的意义是什么?是使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那么武断。任何一件事情、任何一个人都不是轻易可以下判断的,所以可以多一点儿宽容,多一点儿担待。

 

  •  把对文学和艺术的定位恢复到对生命本身的关心与尊重上面去。

 

  • 如果没有死亡这个现象,就很难彰显出生命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死亡随时会来临,因此我们可以真正好好看待自己活着的意义。

 

  • 好像你读佛经,觉得领悟到了什么东西,但是没有事件发生,所谓的“领悟”可能是假的。

 

  • 这就像一个人的生命,有些东西会等在某个时刻让你去懂得,文学也并不是当下就能懂得东西。你读过的某些句子,要在某个事件发生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句子是在生命里领悟出来的。

 

  • 贫与富的命运舛谬,贵与贱的紊乱,可能是一个人思考的真正起点。

 

  • 做人是要自己去摸索的,不是谁直接灌输给你的。你觉得茫然了,但是茫然的状态才是思考自我的开始,等待别人给与生命的真理,并不是真正的觉悟。

 

  • 好的文学其实是在写生命不完美的状态。

 

  • 清末明初的石涛说:纵是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